資料圖片:2007年10月3日,在廣東清遠新橋麻風病康復村,一名廣東中醫葯大學的學生在為曾患麻風病的老人清理腿上的燙傷和擦傷。新華社記者 賴雨晨 攝
  參考消息網6月23日報道 日本《每日新聞》6月20日刊登文章稱,或許很多人認為,中國是一個對他人冷漠的社會。實際上,在這裡生活,記者也的確多次有過這樣的感覺。然而,那是中國社會的全部嗎?
  文章稱,兩年多前,廣東省一位小女孩被汽車碾壓,18個過路人視而不見,小女孩最終死亡。日本也曾對此進行過報道。中國國家媒體特意報道呼籲助人為樂,恰恰反襯出了冷漠社會的現實。
  今年春天,筆者去廣西壯族自治區和廣東省採訪麻風病康復者。採訪中,那些為了讓社會變得更美好、真誠支援麻風病康復者的年輕人的姿態給筆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中國,已更名為“康復村”的原麻風病人“隔離村”里生活著數萬名擔心遭到社會根深蒂固的歧視和偏見的麻風病康復者。
  記者在廣西遇見了65歲的吳頂貴。他19歲便被隔離,由於與家庭斷絕往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父母已經死亡的消息,也不知道他的妹妹現在何方。當時人們對麻風病的傳染性有著錯誤的認識,當知道自己不僅被社會、還被家人拋棄時,該有多麼痛苦!當記者提及家人時,他趕緊制止:“別說了。”
  記者採訪的康復村,10年前由日本人設立的非政府組織“家”曾在此活動過。中國學生曾在這裡為康復者修建下水道和廁所。這種活動的意義在於,它讓原本與世隔絕的麻風病康復者,通過與年輕人的接觸,重新打開了與社會交往的大門。
  “家”活動中,參與者住在村子里兩周左右,與當地的麻風病康復者交流。曾在廣東省“隔離村”生活過的歐鏡釗(72歲)回憶說,“我們一直都認為,誰都不會靠近傳染病村子。然而,學生們毫無戒心地跟我們交往,我們都不敢相信”。凡是學生們到訪過的村子,麻風病康復者的生活態度都變得非常積極。
  文章稱,中國在2008年四川大地震之後,對志願者活動的關註程度迅速提高,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參加志願者活動。
  顏循芳(28歲)從2008年開始在“家”南寧事務所工作。她說:“我想改變社會。我做這個工作,能實際感受到自己的價值,而不是為了金錢。重要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那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參與活動的學生幾乎都說到了“與社會交往的重要性”。中山大學教授朱健剛表示,“人們不希望被卷入他人的事情,變得漠不關心,是受到了文化大革命的影響。不過,年輕人越來越認為,改變冷漠社會的不是別人,而是他們自己。”
  文章稱,中國要變成市民互助社會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然而,人們不能忘記,有這樣一批年輕人,他們為了讓社會哪怕有一點點的進步,選擇了真誠地面對生活。跟筆者一道採訪的廣西大學生梁仲寧說:“我想為某些人做點什麼事情,這並不需要理由。”
  更多境外媒體報道,請見《參考消息》官方網站首頁。網址:  (原標題:日媒:中國年輕人爭當志願者 改變冷漠社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p06bpuofj 的頭像
bp06bpuofj

歌舞青春

bp06bpuof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