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日報訊 圖為:工作中的袁亮。﹙視界網楊順丕攝﹚
  記者 熊星星 通訊員 王傳普 彭清華
  皮膚黝黑,中等個兒,頭髮極短。6月28日清晨,記者在恩施市龍鳳鎮農業服務中心門口見到了袁亮。“頭髮太長,乾不了這活,不然一下池子就黏成豆芽菜了。”袁亮憨笑道。
  他的工作環境是怎樣的呢?
  坐上經袁亮改裝過的東風牌吸糞車,我們前往向家村。
  10年間,他跳下過1500口糞池
  見袁亮來了,村民賴家坤高興壞了,“你來了太好了,不然糞便都要灌到竈台了!”
  身著藍色工作服,頭戴紅色工作帽,腳蹬齊胸高的長膠鞋,袁亮“全副武裝”,接上小腿粗的管子,開始抽排沼液。
  池子攪動,惡臭襲鼻。袁亮似毫無感覺,還向記者介紹,沼氣池要定期清理,否則,沉澱在底部的乾沼渣形成堵塞,產氣量會大幅減少。
  看看壓力表,檢查抽排管,40分鐘後,在吸污車轟鳴的馬達聲中,袁亮和同伴們已把表層沼液抽出。
  艱難的工作還在後面。
  工作帽外套上探照燈,系好安全繩,擺好鼓風機,袁亮跳進3米深的沼氣池,清除沼渣。
  沼渣沉澱已久,一般機器抽不動,眼下只能靠人到沼氣池底部,將乾沼渣揉碎後加水稀釋抽排。除偶爾用釘耙掏動沼渣,袁亮主要是用手腳疏通。“他家喂豬的潲水是從餐館拖回的,有很多骨頭,隨豬糞排到了池內,需要撿出來,否則會堵塞抽排管”,袁亮邊說邊用手把比人頭還大的一團乾沼渣揉碎,把摸到的骨頭撿出。他手上那層單薄的棉手套,已是黑乎乎的;髒水從頭頂流下,灌進他的脖子;肩膀、後背也沾滿污物。
  半小時後,通暢了些許的出料口突然涌出大量半流動狀糞便,幾秒內就把袁亮又埋入20多公分。他動作立顯遲緩,但仍用手一把把往管口送污物。
  1小時後,吸糞車吃飽了,袁亮上來歇口氣。糞便沾滿他的手、胳膊、後背,臉上和眼角邊也有一道道污跡。見記者走近,他下意識地往旁邊避讓。
  走到離沼氣池幾十米外,平時不抽煙的袁亮和兩位同事每人點起一支。
  一支煙燃盡,袁亮再次下池。
  午後1點鐘,賴家飯做好了,招呼大家吃飯。袁亮一直拒絕,直到別人說他不吃就都不吃時,才同意換身乾凈衣服坐下。
  午飯後,同行的康師傅要替他。他擺擺手,麻利地跳下池子。
  夕陽西下,7車共28噸沼液沼渣被清除乾凈。袁亮從池底上來,額頭汗珠點點,說話略顯吃力。
  2004年開始做沼氣工以來的10年間,他跳下過1500口沼氣池。
  好幾次,他與死神擦肩而過
  與沼氣工閑聊時,才知這活不僅又臟又累,還有危險。
  2009年冬,袁亮和同事賴道志清理一口露天池,還喊上岳父幫忙。
  覺得露天池子通風好,他們沒用鼓風機。賴道志下池,岳父拉安全繩。
  在除料間距離糞坑底部六、七十公分的地方,賴道志用釘耙搗池裡的糞渣。不到一分鐘,袁亮發現他喘氣越來越急促,額頭上豆大的汗珠噗噗直掉。袁亮頓時嚇慌,和岳父一把把他拉上來。臉如白紙的賴道志上來就一句話:“著不住”(意即“受不了”)。袁亮以為他身體差,又讓岳父下去。沒想才搗了兩三下,岳父也喊“著不住”。“沼氣池內含有甲烷等大量有毒氣體”,袁亮說,“安全防護不到位,幾秒鐘內人就會窒息死亡。”
  那天,一向支持他的妻子,躲在房裡偷偷流淚。
  第二年,給杉木壩田久艷家的沼氣池出料,順著通道流出的糞液把他澆了個全身透濕。當時,他嘴巴不敢張,眼睛睜不開。正當他用釘耙掏向進料口糞多的地方時,打配合的田久艷突然把進料口水量增大了,一股氣浪迎面衝來,袁亮只覺頭暈目眩,說不出話來。他本能地一舉手,站在上面的康師傅趕快拉安全繩把他從糞坑拖出來。
  好不容易緩過勁來,袁亮氣息微弱。一路人聽說他才31歲,脫口而出:“這麼年輕,哪裡找不到一碗飯吃,硬要去搞這個茅坑裡拈蛆的事,到時命都沒得噠,看你一家人麽辦。”“這話真堵心呢”,袁亮說,但沼池疏通了,看到那一束藍色的火焰又從鄉親們的竈臺上燃起來,心裡啥疙瘩都沒了。
  被毒氣熏昏,他不止遇到一次。“時間長了,反倒有經驗了,什麼樣的臭氣有毒,什麼樣的臭氣沒毒,心裡也有數了。”袁亮淡定地說,“正因為這樣,我寧肯自己下池。”
  藍色火焰中,他有一個綠色夢想
  採訪幾家農戶,大伙都說“袁亮這娃沒說的”。
  該鎮去年評選“最美龍鳳人”,頒佈結果前對所有候選人進行調查,袁亮以100%好評的最高分獲得這一稱號。
  龍鳳鎮18個村1個居委會,共建有沼氣池11559口。池子好建維護難,沼氣應用後續服務的壓力越來越大。
  為了提供更好的服務,袁亮把自己和團隊里伙伴的電話號碼告知全鎮用戶,承諾24小時上門服務。於是,袁亮和伙伴們的電話成了遠近聞名的“沼氣110”。只要用戶來電,不論山高路遠,不論颳風下雪,他們都及時趕到。
  去年臘月二十九,三龍壩村一沼氣用戶家不燃火,給袁亮打電話。半小時後袁亮趕到,更換一個零件,僅收取5元材料錢。用戶過意不去,非留他吃團年飯,往他車上放幾個柚子,還硬塞50元錢。為這50元錢,雙方你推來我推去。袁亮只好先把車開遠,再折回來把錢放在農戶家後拔腿就跑。
  10年堅守,圖啥呢?閑聊中,袁亮給記者算了兩筆賬。
  一口沼氣池,年產沼氣380—450立方米,相當於少燒一畝森林的柴火。他說:“龍鳳鎮有家用沼氣池1萬多口,用好了,就等於增加了1萬多畝森林面積呢。”
  2009年以來,他們先後為1500戶農民運送沼液沼渣1.8萬噸,等於節省化肥1.1萬噸,節約生產成本350萬元。他說:“沼渣沼液是有機肥,不僅種出的東西好吃,還能滅蟲。”
  6月18日,袁亮和伙伴們註冊成立了恩施市源亮農村能源服務有限公司。他說,為了武陵山這一片綠色,要把自己的名字與農村新能源緊緊連在一起。
  (原標題:圖文:藍色火焰中的綠色夢想)
創作者介紹

歌舞青春

bp06bpuof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